sorry-honesty-lies-1a

【歌仔靚】這香港已不是我的地頭

英國作家狄更斯的名著《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開篇第一句,‘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已成經典,我本想說香港現正處於最壞的時代,那麼可能也有機會,這個流著雙城血脈的「國際都市」,也正處於最好的時代;但如果你要寫的東西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又怎能說服別人?我真的害怕,這還不是香港最壞的時代。 資深傳媒人、《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遇襲,身中六刀,命懸一線,全港…不,是全港有良知的人,陷入一片白色…不,是血色恐怖。當社會上出現不公義的事,現代人賴以為生的facebook就成為了一塊照妖鏡。有些面書上的相識會表現出你意想不到的冷血一面,也有些人說一些你看了也不覺意外的話。 我明白言論自由的可貴,但看到有些人以歪理當道理,還是覺得很可怕,可怕在他們是真心的相信「咪搞咁多嘢」就能「安安份份」的過好日子。老實說,有得揀,誰想「搞咁多嘢」?誰不想安份生活?但當你有得揀的時候,已經自己選擇當個被閹割又窩囊的順民,到日後燒到埋你身的時候就別驚詫為何「好人」沒好報。當然,這番說話在對方眼中,大概也是「歪理當道理」,不過趁現在還可以暢所欲言、還能上facebook時記記自己的想法,遅些也許連想法也要像地鐵座椅剷走了。 然後今天又出現了這一篇新聞,689在英國修讀法律的女兒,在面書質疑劉進圖先生遇襲與新聞自由無關,言詞輕佻,然後杜汶澤在面書發表了意見,狼女也作出了回應如圖。 兩位的facebook我也沒follow,不知中間是否有斷章取義的情況,但單從這幾句,以及當中的語氣、用字、及背後的意識形態,我只覺得The rotten apple doesn't fall far from the tree,兩父女都一擔擔,你算老幾?做好份工啦你,幾時輪到你關心政治?讀law讀到於幾句回覆內也可毫無邏輯也算是一項奇蹟,「你是誰?」同「我以前好鍾意睇你做戲」並用,跟說689是好人一樣荒謬。也許某些人,讀law不需邏輯,做官不用良心。 也許這足以令香港人醒覺,團結起來做點什麼,那麼,也許,這壞時代也的確是好時代。之前看《金雞SSS》時,片中響起了My Little…

fedf822a25b5591e2b0cb820e380b880_S

低俗藝評

今早見到大家就香港藝術發展局的藝評獎結果說得鬧哄哄,來自北京的賈選凝獲得冠軍(全文見此),然而作品觀點偏頗親中,踩低香港,藝發局選它作冠軍,是想討好大陸云云,要求藝發局收回五萬元獎金。本也想看看是什麼事,但因為該篇「藝評」長,而且悶,看到一半就放棄了。剛剛有朋友問我對此事有什麼意見,於是就再讀一遍吧,結論是我竟然浪費時間看了這麼多字。 我沒看過《低俗喜劇》,但從彭浩翔過往的作品看來,我對他是有信心的,相信他拍的作品過得自己過得人。《低俗喜劇》給我的感覺,是一部瘋狂喜劇,就像American Pie、Hangover等等,低俗難免,更是該片開宗明義的主題,說《低俗喜劇》太低俗,等於說《淫賤住家菜》這部小電影太咸濕一樣,除非你入場後發現播的是烹飪節目,否則怎可以說它貨不對辦? 我覺得這篇「藝評」最大的問題,跟許多影評一樣,是「無嘢搵嘢嚟講」。讀大學時也上過電影課,每次交論文前其實也有點心虛,因為對電影那麼多的分析,其實也許都是自己一廂情願,觀眾感受到的是否導演的本意,除非由導演親口說明,否則都是很主觀的感受。感受根本就是跟客觀背道而馳的一回事,像在戀愛中的人都會有過「我對佢咁好點解佢唔鍾意我嗚嗚嗚」,當你是局外人時就會看到這番話是多麼的無邏輯了。 賈小姐的得獎「藝評」一直猛講該片用「低俗性」偷換「本土性」,再放大來說反映了中港關係云云。首先,「藝評」該評的就是電影本身,這不是「社論」,否則「從《低俗喜劇》看中港矛盾」也許會是一篇有趣的借題發揮。文中用很多「例證」來「證明」自己的「論據」,但根本就不合邏輯難以服人,例如「《低俗喜劇》的賣座,證明彭浩翔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成功,也印證港產片及本土文化產品中的『潛規則』:『低俗性』才是叫好叫座的『本土性』之主流」用一套電影來代表香港電影實在偏蓋全否,而用上「引證」兩字不就等於事實,「李小龍的拳腳無人能及,引證了亞洲人都是功夫高手」,這是不成立的。 至於其他論點例如「對於文化藝術創作者而言,比創作能力更重要的,是怎樣用作品詮釋人性、關懷現實」、「文化藝術有引導大眾審美的作用」等等,也許我膚淺,我認為電影最重要的是好看,其他的都是Bonus,而電影幾時有項工作是「引導大眾審美」?當年周秀娜被問到「滴牙膏」相會否教壞細路,我很喜歡她的回應,大意是「我的寫真是要表達美感,不是教科書,不是要教人刷牙」;電影也是一樣,呈現出一套自己的審美觀,人類是應該有自己的審美能力的,千人一面的美是整容,懂得欣賞不同的美、分辨美醜才是審美。 當然,每人都有自己的意見,也該有表達自己的自由,但不是每篇文也值得被選為冠軍,兼攞走五萬蚊。最後想講,有些時候真的不用太深入分析背後的深意,sometimes things just are the way they are,不用想太多去分析,請看一下出爐影后Jennifer Lawrence是如何應對的。  

我無諗過豔強係咁嘅造型,我想像中一直覺得佢係似《小人國》入面粱祖堯飾演嘅鬼妹仔Angelababy…XD

明愛暗攣補習社之個直字點寫

外國有媒體指多次演出及製作同性戀電影的James Franco是「最gay的直男」,如果要選個香港代表,應該非少爺占莫屬了吧? 雖然有個拍拖十幾年的女友,但少爺占身邊同志朋友多,而且寫了個以同性戀為主題的廣播劇《攣豬豬》,好好笑好好笑之餘,仲要笑中有淚,而且最近劇中主角朱豔強更如艾粒一樣從廣播劇走進現實世界,成為2013年首位男/女新人,處男/女作《秘密基地》由大周國賢作曲監製,已經派台,上咗《叱吒樂壇》接受訪問,4月仲會有五場show!我終於明白哈利波特迷知道小說會改編成電影時的興奮!     《攣豬豬》講的就是「男人之中最靚、靚人之中最姣、姣人之中最攣」的男同志朱豔強的故事。早在明哥come out和何韻詩高呼「我係同志」之前,豔強已經是一個快樂的中環OL,每天和TB好友Jackie一起嘻嘻哈哈過日子,說老闆Jeradin是非,後來認識了夢幻高富帥我澤佳,豔強嗒哂糖但澤佳卻情傾男人婆Jackie…《攣豬豬》好聽,除了夠幽默,也因為很貼近生活,最初故事講的,就是在office工作的點滴,同事圍埋一齊埋怨老闆、想發達唔駛做、想hea下hea下等放工,其實不論主角是男同志還是港女,都會引起聽眾共鳴。 少少咸多多趣又帶點賤的劇情及對白,真係會令人忍唔住大笑,而那種笑不是「因為你基所以笑你」,而是「因為唔覺得基係一回事所以有朋友間的嬉笑」,很可惜這在「國際大都會」香港來說算是很前衛。當你以為這套劇只是嘻嘻哈哈無厘頭,佢又忽然感性加入愛情線,豔強去法國留學時愛上了日本人湯本,而湯本根本就是一個搵豔強著數的X街,有事朱豔強無事夏迎春,如果每個人心中都有座斷背山,每段那些年都有個沈佳宜,試問哪個現代人沒錯愛過一個仆X湯本?上至鐵膽下至配角的聲音演出都很精彩,故事亦反映了各種時事及社會現象,有導遊珍,有貴租,有藝人come out,是個不斷成長很organic的劇。 當然《攣豬豬》也不是完全沒瑕疵的,例如豔強的公司好像從賣中藥變了會計、第一季的好友羅友大第二季好像沒交代過就消失了(其實是因為負責聲演的毫子變了湯本,但交代他去了外國調了公司也好呀)、而前男友保怡一時是網球教練一時是時裝設計師…但瑕不掩瑜啦。而且我覺得《攣豬豬》有種…社會功能(?),讓廣大聽眾接觸到一個可愛的同志角色,讓大家知道原來同性戀不是電視劇那樣不是變態就是殺人犯或是會中途變返直,同志故事也不必是苦戀壓抑嗚嗚嗚,而是可以很尋常很若無其事很生活的。當然,角色也有stereotype的成份,但當中的態度是「我行我素完全無視他人無知的訕笑」,縱然有點自戀,但或者這種自戀是在這個處處是透明衣櫃的世代中,同志或任何少數族群很需要的一種自信(老實說豔強跟我某個朋友的說話用字語氣有7成似…我一直懷疑他是豔強的藍本…而且世上真的有如此flamboyant的同志的,若我們只覺得很「正常」很像直人的同志沒問題,那並非真正的包容吧?)。 能讓一個so gay的角色如此飛入尋常百姓家(很old school)也實在是功德無量,想想劇中常用的字眼如Gay gay、攣和攣豬豬救了多少個本來會被取笑是「死基佬」和「乸型」的中小學生。多謝你喔,豔強BB,期待你4月的talk show,希望到時會見到Jackie澤佳Jeradin湯本指甲妹保怡吳多彤之餘,仲會同樂壇終極答案Mimi狹路相逢哦~   講咗咁多聽返首歌先,好聽過癮,仲好周國賢添,而且雖然此基不同彼基,但係歌名同Basement好夾喎,yee~ 貼埋歌詞!我都話我係fans嚟啦~ 歌名:秘密基地 主唱:朱豔強 Feat. Clara Chow 唱片公司:BMA 作曲:周國賢 填詞:朱豔強 編曲:周國賢 監製:周國賢 你眼核夠突夠利性感現形 我夠大隻露四十吋胸堅挺…

《友情客串:少爺安》學生理性等如國教有理﹖

在國民教育的討論中,有一個支持國教的論點是這樣的:學生有充夠理性,有足夠批判思考,配合家長教授知識,就不怕「洗腦」,亦有人認為家長須負責防止孩子「被洗腦」。這理調的支持者會舉出以下的例證: 我唸了很多年教會學校,又不見我現在是教徒。 極權國家如北韓,都有人逃國投誠。 現在不是有些中國人大數國民教育的不是,正好證明洗腦難以執行。 但是,假設所有學童都具備充夠批判思維(我認這不大可行,不過姑且假設一下),推行國民教育又是否全無問題﹖ 答案當然是有問題。而今次的問題並非洗腦,而是不符合效益。 試想想你是名小學生,一星期有兩節課,老師說的每句話都要心裡反對,都要盡力堅拒,那是何等疲累的事﹖ 試想想你是名家長,一星期有兩天,你都可能要花一兩小時時間,糾正你孩子學的歪理,那是何等疲累的事﹖ 小孩子現在上學,已經忙得不可開交,時間表排得密密麻麻,還要他們每周擠出三四小時學習然後反學習(unlearn)一套價值觀,豈非強人所難﹖ 放過孩子吧﹗ 少爺安網誌:http://Shaoyeon.blogspot.com

別讓香港變成Silent Hill

大家有玩微博嗎? 在微博,有很多明星名人寫的東西,有很多有趣圖片,有很多裸男裸女圖,很好玩的。唯一不好的是,每到六四前後、每說到敏感話題,例如毒奶粉、殘暴的城管、貪官等等,你的發言都會被刪除,你的感覺就像突然變了Hello Kitty,無咗個嘴,或是Silent Hill 海報上無嘴的小女孩。 我就當你完全不關心香港好了,你想想,當有天,你無得玩facebook。可怕嗎? 今天在facebook看到這截圖: 記者:「你還會支持學民思潮嗎?」 杜汶澤:「你唔好難為我啦,我唔講得,我唔講得啦已經。」(圖片及文字來源:Facebook用戶 80革命) 我們現在已經變成Miffy了,嘴上一個大交叉。不要讓我們或我們的下一代變成Hello Kitty。 請大家,能到場支持學民思潮的,到場支持,能寫信的寫信,能罷課的罷課,朋友剛告訴我學聯請大專生9月11日開始罷課;或是本週日9月9 號,憑良心投票。 我們不能讓東方之珠變成鬼魅山房。